• 窝窝美文读者交流QQ群:583642656
    >
    您的位置: 棋牌评测网 > 经典•原创 > 亲情的回忆中寻找光

    亲情的回忆中寻找光

   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17-04-02 13:40阅读: 我要投稿

    火光燃尽,黄纸变成纸灰,变成一只只美丽的蝴蝶。那些纷飞的蝴蝶,飞过树梢,飞过视野,飞过清明,直到又一个清明来临,再一次放飞另一群蝴蝶。

      清明,这是一个湿漉漉的字眼儿。像眼泪,苦涩、悲伤,还包含着痛和伤感,还有些许的绝望。

      背着阳光,我开着车向远离城市的地方走去。车的后备箱里塞满了烧纸和纸叠的金元宝,还有冥币。我的心情说不上是沉重还是轻盈。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,也是一个仪式。每年的清明,我都是这样,一个人开车去野外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烧纸,或者是回忆。

      选择一个无人的十字路口,把一摞摞烧纸点燃。风吹着纸灰向空中飘去,向四野扩散。那纸灰不紧不慢地四散飞着,有的飘向天空,有的飘向树梢,像一只只蝴蝶,飞向无名的远方。我的思念也随着飘飞的蝴蝶向天空飘去。

      父母的坟都在老家。清明扫墓不能回去,我就入乡随俗,像这里的人一样,找一个十字路口,给父母烧纸钱。说是迷信也好,说是祭奠也好,反正这是一个过程,没有这个过程生活就不完整,情感上就过不去,我这样认为。还是多年以前在清明烧纸,儿子曾说:迷信。其实不是迷信,这是一种寄托和回忆,也是自省。

      近年来,需要祭奠的人越来越多了,心中的悲凉也越来越多。越临近清明我心里越是不安。我们家族的基因不好,寿命都不是很长。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那辈的人我一个也没见过,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离开人世的。我的父母也已经去世多年。我在清明时,多是缅怀父母。因为这是我身边最近的人,是给我生命的人。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,后来父亲也离开了我们。近两年,哥哥和弟弟也相继离开。一次次的别离,一次次的疼痛,我的心一次次被刺得鲜血淋漓。

      母亲去世时我不到十岁,还不知道失去母亲意味着什么。在母亲刚刚去世时,我还少不更事,似乎心里还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因为在我记忆里,母亲就是为了生病而来的。母亲总是打针、吃药、住院……没完没了的生病。而且母亲因为生病变得脾气暴躁,暴躁得有些不近人情。对我们非打即骂,对父亲更是不可理喻。至今我已忘记了母亲的容貌,但是母亲暴躁的声音还在我的耳边萦绕。母亲住院借的六百七十元钱像一座大山一样,一直压得全家抬不起头来,每年生产队分红挣的一点点钱都被扣掉。直到“文革”结束后高考我离开那个村子时,这笔钱还没有还清。所以在母亲去世时,我没有哭。然而,过了几天,似乎觉得家里缺了点什么,屋子里空落落的。原来没了母亲,家就不是家了。母亲在世时,外边发生了什么,学校来了新同学,自己考了一百分,被同学欺负了……首先想到的是要告诉母亲。可是,当我兴冲冲地跑回家,看到家里空空荡荡的,尤其是炕头上没了母亲时,心里总是一沉:妈妈没了!这时我才意识到,我永远地失去了母亲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被狠狠地划了一刀,从此,我心中多了一道伤痕,每当想起妈妈时就会撕心裂肺地疼痛。尤其是看到别人围在妈妈身边时,我就会羡慕嫉妒,就会想起我的妈妈。妈妈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,至今我连妈妈的容貌都无法想起,但是,我把所有那个年纪的老妇人都当成我的妈妈,妈妈的形象在我心中永远都高高矗立。每年的清明,我都会把妈妈想成我心中理想的妈妈的形象,朴实、善良、和蔼、亲切,这是所有母亲的形象。

      父亲去世是一九八三年三月,我已经毕业参加了工作。我工作的城市离老家二百多公里。我准备转年“五一”把父亲接到我工作的城市和我一起生活。没想到还没有到“五一”,父亲就突然去世了。当时没有手机,联系还不方便,父亲和弟弟一起住,弟弟考虑到我身在外地,也没有等我回去就把父亲安葬了。我知道消息时,父亲已经安葬完了。在父亲离开时我没能见到父亲一面,心里很难过。养儿防老,父亲死时我都没在身边,还算什么儿子?那些时日,我一直生活在深深的自责里不能自拔。然而转念一想,我没在父亲身边躲过了一次疼痛,没想到还有更多的疼痛一次次袭来。

      母亲去世后,父亲带领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生活。既当父亲又当母亲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然而父亲的功劳还不在这些。是父亲让我们几个孩子都读了书,尽管生活十分艰难,一个大字不识的父亲,还是都让我们上学了。父亲说:我这一辈子当了“睁眼瞎”,不能让孩子们也当“睁眼瞎”。你们上学考到哪里,我就供到哪里,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上学。虽然那时是文化大革命,读书无用论在当时很盛行,学校也很少上课。我们家的四个孩子都上学了,我和哥哥还上到高中毕业,这在当时村子里是绝无仅有的。父亲用他朴素的思想,照亮了我们的未来。父亲说:多读书多识字总没有坏处。就是这样简单朴素的道理,在当时许许多多的大人物还没有意识到,我的父亲,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却想到了。我们村子里我大哥是“文革”前最后一届考上大学的,而我是“文革”结束后第一次高考考上的,当时在方圆十里八村传为佳话。

      如果说父亲母亲的离世对我是一种打击,哥哥和弟弟的离世对我则是灭顶之灾。弟弟小我两岁,在他五十二岁的时候,癌症夺去了他的生命。而我的大哥也因为癌症在他过完六十六岁生日后离世了。亲人的相继去世,让我感到世间的空旷和对未来的迷茫。他们都是我身边的人,是我最亲最近的人,我们息息相通,我们是一奶同胞。他们就这样不顾一切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,像一缕烟尘,像一阵风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。这时常让我感到绝望和悲凉。人生如此,生命如此,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?把一切看淡,把一切放下,轻松地面对生活、面对一切,过好我们的每一天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我的心中装不下太多的悲伤,我要遗忘一些东西,以便腾出空间,更好地装下那些美好的事物,让生活更美好,让阳光照亮每天的日子。我想这也是去世的亲人们希望看到的。

      清明,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。我在对亲情的回忆中寻找光,点亮我的暗淡的生活。让我的生活多一些亮色,多一些温暖。

      

    【本文自来窝窝美文网整理编辑】 文章标签:原创文章 有关清明节的文章 经典文章
    本文标题:亲情的回忆中寻找光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owomeiwen.com/YuanChuang/1385.html

    上一篇:写在清明节:怀念离去的亲人 下一篇:笑笑离世后百日祭文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收藏本文]

    最新感言

    更多感言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!